或沉默不语,或爱动过度,或惯用拳头解决问题,或付出了加倍的努力,成绩仍然很差……也许,在大多数家长看来,这是每个孩子必经的成长之路,殊不知在此过程中,孩子的心灵可能已经蒙上了阴影。一项数据显示,成年后患有精神疾病或心理障碍的人群中,30%早在孩童时代就已埋下了“祸根”。由此可见,孩子心灵上的尘埃需要尽早打扫。

德国是心理学的发源地,而且,心理学至今仍在德国儿童身上发挥着巨大的作用。在德国,父母十分重视孩子的心理障碍及疾患,大医院也都设有儿童青少年心理及精神科,该科下设幼儿组、儿童组及青少年组。

8岁的本尼因为注意力缺陷——多动症在柏林洪堡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受治疗。他的主治医生特菲尔教授在接受《生命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目前,小本尼的父母每周抽出3天时间陪他在门诊治疗。治疗期间,医护人员会对孩子及其父母进行评估,内容包括亲子交流、家庭教育方式以及孩子的玩耍、睡眠、饮食等。必要时,学校也会给予全面的合。特菲尔还对记者说,幼儿组的治疗方法与儿童组类似。青少年组患者则每周需5天左右在医院接受全天观察,上午学习文化,下午接受医生对其进行个案治疗。治疗方案还要求每周保留亲友访问时间及集体活动时间。

一项由德国联邦青少年心理和精神保健协会开展的最新调查发现,在7—16岁的孩子中,有心理障碍者占20%,注意力缺陷——多动症、抑郁和焦虑等心理障碍在孩子中具有普遍性。而且,在7岁以下的幼儿中饮食、语言、睡眠等心理障碍也越来越严重。这说明,儿童的心理障碍比想象中要普遍得多。

对此,特菲尔教授指出,儿童心理障碍如不能得到治疗,可能导致“成年后遗症”,症状会从儿童期延续到成年。如儿童注意力缺陷——多动症常表现为行为问题、学习成绩不良等,成年后会有人格障碍、嗜酒等问题。 “所以,及早诊断治疗儿童心理障碍至关重要。” 特菲尔教授说,德国目前儿童心理治疗的心得主要包括:一是,准确诊断和及早治疗,特别强调“从0岁防治”。不仅观察患儿本人,而且要调查孩子的“全面环境”,找到发病原因。二是,心理疗法和药物治疗相结合。研究表明,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同样重要。三是,采取各种辅助治疗手段。记者在他们医院就看到,医生与新患者沟通不起来,就让“狗医生”帮忙。特菲尔教授说,患儿抚摸动物有助于降低血压,使人达到一种放松状态。研究还证明,体育锻炼能缓解儿童的心理障碍。

《生命时报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