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既没有耐心看看关系的自然进程,更多的了解对方是什么样的人,也害怕夜长梦多,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真实的面目。】
很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在微信上说,想和我聊聊,因为婚姻的困扰。这件事很私人。如果真的为了解惑,让二十多年未见的我们面对面的聊起,恐怕两人都会有些尴尬吧。我们很随意地在微信语音聊起来。
他告诉我他已经结婚四年了,发现妻子可能深受童年成长经历的影响,对男人很没有安全感,情感冷漠、性格要强,夫妻两人每年的性生活不到10次,因为妻子没有什么兴趣。
两年前打算离婚,妻子意外怀孕了,也就把婚姻坚持了下来,现在为了孩子,只能忍受着这让人非常不满意的关系。
他说自己人缘挺好,总是能给身边的人带去快乐,可就是在妻子这里没办法。他做了很多努力想让妻子改变一些,但被挫败得绝望了,估计只能离婚了,可是孩子还小。他问能不能让他妻子来找我咨询。
男人渴望得到女人的温情,做些事情让对方高兴。这样的愿望,人人都有。尤其是孩子对父母,让自己乖乖的,聪明可人的,有时候违背自己的意愿换取父母的开心,来保障自己是被爱的孩子。
可是,如果成人把内在小孩的渴望付诸行动,活着的最大功课是让别人快乐、让父母开心、让妻子开心,就是控制了。
我告诉他:你妻子的性格受到童年成长的长期影响,即便她愿意做心理咨询,想要改变,至少需要一年每周一次的固定咨询。况且,我估计她不会愿意,还会认为你的问题更多。你越想改变她,她会越远离你,哪有人喜欢跟一个不接受自己本来样子的人在一起。
我知道,转控制为接受,对于任何在关系中的人来讲,都非常困难。但我还是向他提出建议:少用力改变她,试着接受她原本的样子。我打了个不好的比喻:如果你的妻子车祸身体残疾了,你会不会因此不跟她过了?她的成长经历,让她对人冷漠、防备、拒绝亲近,可以看作心理残疾。其实,心理残疾的人很多。
因为隔着语音,看不到老同学的表情,我不确定他是否明白我的意思。
每个人的现在都基于过去的历史,身上都带着伤。他的妻子年少时生活的家庭,争吵不断,因为父亲的花心。我的老同学,为自己能让身边的每个人都快乐感到自豪,何尝不是补偿无法让父母高兴的恐惧。
这些伤,就像插在身上的两头刺。我们被伤着,有人靠近抱住我们的时候,另一头也会插进对方的心。
如果不是因为老同学自己的旧伤,也许能理解妻子的冷漠、距离是害怕太近后被伤到,他也就不会强行想让妻子变得温情、愉悦、享受亲密。或者,他努力后,知道这不是自己的问题,也就不会被巨大的挫败伤到,而对妻子愤怒了。更好的情况是,他不被自我贬低折磨,腾出空间观察妻子适合被接近的方式。
但是很遗憾,老同学有他孩子般的渴望:让每个人都快乐。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。在我告诉他,建议退后一步,接受妻子现在的状况时,老同学难以接受地说:那这日子怎么过,两人就是吃饭、睡觉、养孩子了,没有情感没有交流。
这当然不是人愿意过的日子,可是如果一方被强求改变威胁到了安全,想要维持关系,除了后退,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。缓兵之计,也是一计。
接着,老同学爆料说他们是闪婚,认识两个月,见过6次面,就领证了。看来情况比我以为得严重一些。为了缓解一下自己的焦虑,我开玩笑说:一般谈两三年恋爱结婚的,婚后大概需要两三年磨合。你们只谈了两个月就结婚了,那估计磨合要个七、八年了。
老同学的反应是听得他心里拔凉拔凉的。我很好奇闪婚的原由是什么。老同学告诉我,他那时刚结束了一段虐恋,已经不敢再爱,也伤不起了。妻子的原因是,认为他的家庭背景很单纯,他的父母人好。
相爱未必能好相处,何况不是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,更难相处也是可以想象的。
两人的闪婚,实际上是逃入到婚姻,一个是为了回避再次投入的危险,一个是回避早年家庭的动荡。两人既没有耐心看看关系的自然进程,更多的了解对方是什么样的人,也害怕夜长梦多,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真实的面目。
我对老同学说,你们结婚的考虑,不是从对方是否是自己想要长久生活在一起的人来考虑的,而是从各自的安全需要考虑的。可能你要调整一下目前对婚姻的期待,你希望有情感交流、亲近、更多的性,这是亲密的需要,也许你已经获得了安全,所以你想要进一步。你的妻子,安全警报还没有解除。
我们的谈话,并不能直接改变他们的婚姻质量。作为老同学,我希望能让他心里顺畅点。如果他看得到今天的局面,很大程度上跟他们如何开始有关,也跟妻子的成长经历有关,当然也跟他自己的历史有关,也许他的焦虑、挫折、愤怒的情绪会消散一些。
人在不抱怨别人、不自责、平静如实的看待关系时,最能在关系中发挥创造性的修复能力。

付丽娟